詠酒記醉抒情懷(一)
     

    公元1173年春(南宋乾道九年),陸游被任命為蜀州(今崇州市)通判(副州官)。

    在蜀州期間,正值陸游生命歷程中,遭受排擠,理想受阻,宏愿不興,心中郁悶的重要階段。雖供職僅年余,但他對蜀州的人文風俗、山水景物,卻產生了深厚的感情。于是,他端起蜀州酒杯, 喝著蜀州佳釀,詠酒記醉抒發情懷,寫下了許多憂國憂民的詩篇。

     

    抒理想情懷

     

    陸游生活在南宋,南宋經濟實力最強,但軍事實力薄弱,周圍小國都以搶占南宋為榮。南宋岌岌可危,四面環敵,生為熱血男兒的陸游,想為國家收復失地做貢獻,可報國無門,這種苦悶只有寄托在酒杯中。

    陸游蜀州(今崇州)為官,住在風景秀麗的罨畫池邊。短暫的興奮,隨即便被心中的理想所催醒,觸景生情,遙想中原,其抗金北伐,安邦定國的熱情,與日倍增。但理想與現實的尖銳沖突,只能讓陸游夢移鄉國近。酒挽壯心回”(《歲晚書懷》),常常只能在夢里去實現自己打到北方、收復失地的理想。

    寰俊鍥劇墖_20181012132954.jpg

    陸游從嘉州返蜀州途中寫下的《秋曰懷東湖》二首:小閣東頭罨畫池,秋來常是憶幽期。身如巢燕臨歸日,心似堂僧欲動時。病思羈懷惟付酒,西風落日更催詩。故名歲暮常多感,不獨當年宋玉悲。

    確實,想自己年近五十,尚離朝廷遠謀微職,名為做官,實若在野,東跑西顛,前景茫然。東湖雖美,但其景其物,其思其幻,理想不通,羈懷之情,卻難于言表。所以,陸游繼續寫道;歲晚官身空自閔,途窮世事巧相違.邊州客少巴歌陋,誰與愁城略解圍。詩人如此感受,不可謂不痛切。

    蜀州物阜糧豐,街道整齊。州衙門旁的東閣紅梅,飛紅點點,幽香撲鼻;苑內官柳,綻吐新枝,姻娜嫵媚;罨畫池邊。百花爭妍,蜂舞蝶喧;城處東湖,煙波浩渺,魚鳥相戲。

    陸游常在罨花池邊飲酒賦詩,排遣胸中煩悶。被理想精靈所制約,終身尋找著復國建家方略的陸游,遍游蜀州名勝古跡,感受到了山河秀麗,世事和順,人民安康的幸福環境,這不僅使他對蜀州產生了深厚的感情。

    更重要的是,他從蜀州繁榮祥和的現實中,終于看清了自己所不斷追求的理想世界。江湖四十余年夢,豈信人間有蜀州”(《夏日湖上》)。觀眼前之景,想人生理想和追求,長期經歷戰亂的陸游,多想自己的家鄉和整個國家,能如蜀州一樣美麗、寧靜、祥和、安康呵!

    罨畫池是陸游在蜀期間留連忘返之地。他常在明掙如鏡的湖上泛舟縱歌。在怡齋、放懷亭飲酒作詩,借景抒情,托物言志,聊以排解報國未酬的郁悶。其詩《病酒新愈獨臥蘋風閣戲書》中“用酒驅愁如伐國,敵雖摧破事亦病”“逝從屈子學獨醒,免使曹公怪中圣”,便是這種境界的自然流露和真實寫照。

    寰俊鍥劇墖_20181012133047.jpg

    他同時還寫道:“莫作天涯想,倏然夢里身”“園古逢秋好,身閑與懶宜”“低回慚祿米,官事少于詩”(《晨至湖上》)。他在《初至蜀州寄成都諸友》詩中寫道:“無才籍作長閑地,有懣留為劇飲資”,“萬里不通京洛夢,一春最負牡丹時”。陸游通過這些詩句,將現實和理想。物景和心境,巧妙結合,營造出閑而不殆,觀近思遠的情感氛圍,令自己始終保持著清醒的狀態。

    然而,生活必竟不是一潭死水,美麗的蜀州給詩人彈起了動聽的琴聲。蜀州,唐朝時后就因唐安公主封于此而取名唐安郡。宋時,仁宗的二女兒和徽宗的榮淑、帝姬女兒均封為崇慶公主。

    蜀州物阜糧豐,街道整齊。州衙旁邊的東閣紅梅,飛紅點點,幽香撲鼻;苑內三千官柳綻吐新枝,婀娜嫵媚;罨畫池邊百花爭妍,蜂舞蝶喧;城東百畝東湖,煙波浩渺,魚鳥相戲。陸游帶著女兒,在東湖的放懷亭上:“欄投飯觀魚隊,挾彈驚鴉護雀雛。俗態似看花爛漫,病身能斗竹清癯”(《暮春》)。父女二人在罨畫池邊捉蝶、飲酒賦詩,排遣胸中的煩悶。

    陸游在蜀州時,還遍游了名山勝景,出西北門,他游了翠園寺、化成院、白塔山。其中,尤以在化成院獨慰其心;稍壕褪侨涉偟拇竺魉。這里,青山環抱,古柏森森,佛塔凌空,幽雅清靜。真說得上“綠坡忽入谷,惋蜓蒼龍蟠”—《化成院》。

    廟里的古塔、雙楠凌空筆立,廟后的山巒起伏疊嶂。陸游朝廟時,與和尚同坐蒲團,親切交談,朝聽鐘鼓,暮聞磐魚,喚起了陸游的無限感慨,使他更加痛恨官場的傾軋和污濁。陸游在蜀中還多次登臨青城山,作了30多首贊美的詩詞。但是,壯志未酬的他,無限惆悵的思緒,依然流露在詩中的字里行間。

    陸游曾多次朝廟,與和尚坐壇交流,徹夜不眠。那種朝聽鐘鼓、暮聞磬魚的生活,喚起了壁游無限的感慨,使他更加痛恨官場的傾軋、污淖。


    寰俊鍥劇墖_20181012133121.jpg
    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首頁】 【回到頂部】

在線客服

在線客服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久久精品资源好片